violet

安静从容不卑不亢

Shine Bright Like A Diamond.(GT/虐)06

余年十七:

自母亲离世,我便很少忆起她。以至于关于她的印象支离破碎,情愫亦模糊含混至不可言说。
仍记得幼时曾痴迷于形形色色的黑白漫画,常带到学校偷看,父亲因而常恼怒于我;而母亲不然,她总对我有些纵容,她觉得既然我喜欢,便无可厚非。
而今额上伤口痛的厉害,我躺在医院的病床缝针时突兀地想起母亲。若她二十七岁那年未步上天台,是否仍然此番光景。

那日回家见七头上带血,我顷刻恍然。从未料想,原来权志龙也站在我的另一边了。
我打给权志龙,满腔悲凉,而他仍是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,只问我伤口如何。
我说,七什么都不知道,你这么对他不公平。
他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嗤笑道,崔胜铉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呢。他顿了顿,原来我还以为你够聪明,现在不了。你也不过尔尔。
我竟一时不知所云,心下委屈,却只听权志龙在那边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。
我惶惶然抬眼望向阳台上的七,他目光流转,对我投以微笑。
那时刻我以为我们能走到桑榆暮景。
——所以,就算彼时权志龙再次伸出手,千方百计试图救我逃离这场奔向消亡的狂流,于已然入迷的我而言,只是徒劳无功罢了。

秋末,B城整日阴雨连绵,我在难得初霁的傍晚见到七和他的情人。
说作情人,似乎不够恰当,因为那一瞬间,我无法界定我和七之间是否多于情人。
许是那日天晴,录音室收工比往日稍早。我独自前去某间七与我曾常往的甜品店,却不想远远竟当真望见了他的轮廓,霎时分外惊喜,便大步向他走去。然而他身后的玻璃门忽然拉开,从中走出一背着单肩书包的男孩,光鲜亮丽的模样,捧着个冰激凌去挽七那骨节分明的手。
七转身扔掉烟头,抬眼刚好看到我。他淡然不动,男孩好奇地望过来,我狠狠向他们比了个中指,回首拦了出租,却不知作何去向。
我想起权志龙的话,蓦然察觉他早已一语道破了我。我早该知道的,一切都清清楚楚:七是如此接近完美,他模样出挑,优雅而慷慨,他有上百样的好,自然有百样的人喜欢。所以他素来从容不迫,既深情款款,又步步为营。
而长久以来我所不安的卑微,其实根本无关性别。说到底,不过因七有足够的资格为所欲为。我费尽心思修筑的千里之堤,偏偏只怕溃于他这一个蚁穴。
但他还是红里唯一一颗朱砂痣,而我仍为一簇蚊子血。

那个念想是突然出现的。
我早在阳台的柜子里见过那把枪——那如若越过死亡,还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相爱吗?

TBC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violet余年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